欢迎光临汽车服务电商
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汽车维修 » 正文

销量欠佳融资受困 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“换帅”挽颓势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8-27  浏览次数:109
核心提示:2019年已经过半,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仍是量产、交付难题。据统计,截至目前,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中仅有寥寥数家实现交付,包括蔚来、威马、小鹏、合众、云度、前途等。而这其中,即使是佼佼者的蔚来、威马和小鹏,今
 2019年已经过半,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仍是量产、交付难题。据统计,截至目前,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中仅有寥寥数家实现交付,包括蔚来、威马、小鹏、合众、云度、前途等。而这其中,即使是“佼佼者”的蔚来、威马和小鹏,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也均未能过万辆。

 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的一员,前途汽车的销量表现可谓处于末位。相关资料显示,前途K50于去年8月份上市。上市以来,由于高达70万元的价格让消费者望而却步。虽然截至目前前途汽车方面尚未公布具体的销售数据,但有媒体报道称,前途K50去年的销量仅为59辆。2019年上半年依旧难言乐观,销量仅为131辆。

  此外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通过实地探访进一步了解到,前途汽车位于苏州高新区的生产基地内,部分生产车间很是空旷。有内部员工透露,目前生产车间并不繁忙,有时是“做四休三”。

  或为改变现状,有消息称,前途汽车已“悄然”换帅,不久前,捷豹路虎中国与奇瑞捷豹路虎联合市场销售与服务机构(IMSS)原销售执行副总裁刘云良已加盟前途汽车,任销售公司总经理。

  对此,前途汽车方面向记者证实了“换帅”一事,但就后续规划等问题并未作出回复。

  销量疑团

  公开资料显示,前途汽车是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。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的是,前途汽车依托着母公司长城华冠的优势,很快建立起自己的生产基地。

  2016年2月17日,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破土动工,2017年12月建成开始试生产,一期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,投资超过20亿元,年规划产能为5万辆。

  2018年8月8日,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前途K50在其苏州生产基地正式上市,该款车型定位于一款纯电动双门双座跑车,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达到365km,售价为75.43万元,补贴后售价为68.68万元。

  然而上市至今,前途K50在销量方面并不理想。有媒体报道称,前途汽车K50在2018年的销量仅为59辆,这个数字排在了2018年造车新势力的最后一名。

  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解释:“‘59辆’这一数据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真正的销量数据肯定比这个好,而且比我心里预期的要好。”

  近日,记者在实地走访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发现,工厂内部分生产车间里很是空旷,甚至有员工直言:“产线那边已经做四休三了。”另据基地内体验店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,前途汽车去年产量为5000辆。这一产量远不及前途汽车的年规划产能。

 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记者表示,前途K50的本身定位就不是一款走量车型,而是通过“高举高打”的做法,拉高市场定位,去获得一定群体的认可,树立品牌,赢得口碑,然后再逐步下探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或为提振销量,前途汽车近期“悄然”换帅,据媒体报道,今年5月份,捷豹路虎中国与奇瑞捷豹路虎联合市场销售与服务机构(IMSS)原销售执行副总裁刘云良加盟前途汽车,任销售公司总经理。在对前途汽车的营销体系进行了一个月的观察和摸底后,刘云良6~7月份开始动手对整个营销体系的中高层进行调整,并对其构架进行重新梳理。

  对此,前途汽车方面回应记者称,公司更换总经理一事属实,但后续提振销量的规划尚不清楚。

  在任万付看来,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从设计公司向汽车整车厂转变,在很多方面需要人才的引进,前途K50上市后,后续车型迟迟没有上市,需要做一些调整,加入一些产品的研发和销售节奏。“前途汽车的营销确实存在一些问题,捷豹路虎本身是豪华品牌,与前途汽车的定位相匹配,在这一层次上进行调整,让前途汽车在下一步有一个更好的发展。”

  融资“造血”难

  实际上,从销量上看,传统汽车市场的“雾霾”似乎已经吹到了新能源市场。相关数据显示,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.6万辆,同比增长61.7%。而进入2019年,新能源汽车增长幅度有所降低。中汽协数据显示,新能源乘用车5月份销量为10.4万辆,环比增长7.9%,但同比增长仅为1.8%,增长幅度创新低;而4月份,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还达18.1%。

  汽车分析师钟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5月份面临着国五到国六的切换,大量国五汽车抛售,价格很低,冲击了新能源车的价格,对新能源市场有所影响。此外,补贴退坡也对新能源市场产生一些影响,其中一个表现就是企业财务状况的恶化。

  记者注意到,作为新势力造车企业之一,与蔚来、威马、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相比,前途汽车的融资方式相对单一,主要依靠母公司长城华冠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来“造车”。而近年来,长城华冠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。

  据长城华冠2018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,2018年,长城华冠利润总额为-6.10亿元,同比增加-163.44%,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6.06亿元,同比增加-168.15%,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-6.27亿元,同比增加-189.16%。

  此外,截至2018年9月30日,长城华冠的负债率为62.41%。短期借款方面,2018年3月31日为3.6亿元,而截至2018年9月31日已经升至4.4亿元。

  长城华冠的业绩表现,对于单纯依赖母公司融资的前途汽车来说,可谓是不小的压力。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过,新势力要造车,没有200亿元的资金是玩不转的。资金将是关乎造车新势力“生死存亡”的重要问题。前途汽车也不例外,根据规划,无论是大规模的量产交付、新车开发,还是平台建设,无疑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。

  据了解,截至2018年8月10日,前途汽车融到30亿元的资金。企查查显示,蔚来汽车在2019年5月28日获得100亿元的战略投资,加上之前的融资,其总额已经超过200亿元。截至2018年10月26日,威马汽车共获6次融资,融资总额已逼近200亿元。截至2018年8月2日,小鹏汽车累计融资额也已超100亿元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除了融资,企业自我造血能力至关重要,生产汽车需要雄厚的实力、持续的投入,需要经过市场检验,交付质量合格的产品,获得市场盈利,然后把盈利持续地投入到生产经营中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